马尔代夫,一个把色彩用光的地方

来源:亚太日报 作者:四四 2016/5/16 22:53:52

海,注定要和感情发生关系。面朝过不少地方的海:美国1号公路边的海,强烈、善变、多疑,绵长曲折的海岸线,转个弯就变了色;巴厘岛的海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,不禁让人徒生几分敬畏;三亚的海,水天一色,水波不兴,但离开了海就失去了宁静;而马尔代夫的海,则如遗世独立,羽化而登仙。

曾看过一本写希腊的图文小书,说希腊是一个把全世界蓝色都用光的地方,一直对这样的描述有一份神往。到了马尔代夫,才知道这样的描述未免过于绝对,因为这里,是一个用上了全世界色彩的地方。

在她沉没前,心念念她的芳容,一来就来了三回。

马尔代夫有记载的历史至少可以往上追溯800年。这个印度洋上横跨赤道的小国,拥有26个环礁,1000多个珊瑚礁岛,每一个环礁都围出一片泻湖,阻挡了大洋中的风浪。

马尔代夫曾经是一个佛教国家。到了12世纪后,阿拉伯人开始迁入,带着伊斯兰教进入。一个叫巴巴里的人终究说服了国王改信伊斯兰教,把佛教彻底根除。

从飞机上到海关处,随处可见英文和阿拉伯语的双语标识。岛上的服务生大都是马尔代夫本地人,每个人的胸前都别着自己的名字。问下名字的含义,得到的答案也都是:这是一个阿拉伯语的名字。提起阿拉伯国家,总是让人联想到如今愈演愈烈的乱局。这几年,马尔代夫首都马累既发生过游行,也发生过政变。然而,这样的消息很快就消失在平静的印度洋中。马尔代夫,同样的伊斯兰国家,提起她,从不会让人去和什么主义扯上关系。这个国家,就是汪洋中的一片净土,什么风浪都被减弱并吸收。这里的人,也如同他们的国家一样平和、安宁。

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,说我们似乎被一个不放心的时代团团围住,衣食住行甚至无处安放。而慢节奏、与世隔绝似乎专治现代社会这种愈演愈烈的焦虑感。

岛上的日子,就像诗人海子期望的一样简单。每天,做一个幸福的人,观海、潜水、散步、读书,给岛上的每一粒珊瑚、每一只生物取一个温暖的名字。海水每刻变换着不同的蓝色,由浅入深,由明到暗,这边向白沙过渡,那边与天色相接。

踩在沙上,细细,滑滑,软绵绵的,俯身抓一把,原来不是沙,而是珊瑚的微粒。沙中藏着透明的小螃蟹,逗它一下,一会儿装死,一会儿便嗖的一下横窜出去,海滩空留蟹行处。

除了鱼和蟹,岛上还有不少主人:蜥蜴、蝙蝠和各种不知名的“呆鸟”了。浅滩初若隐若现的礁石,一只旁若无人的大鸟单脚站立。大概是鹭鸶,按常理,它应该机警敏捷才是,可是,怎样在它面前转悠也不为所动。看来,这里的主人们早就养成了马尔代夫节奏,过着同我们一样睁眼等吃等到天黑的闲散时光。

浮潜,是来马尔代夫绝不可错过的一个项目。如果说,水上的马尔代夫色彩还不够饱满,那么,水下的世界能满足眼球所有的欲望。埋下头去,满眼都是形形色色的珊瑚,有的卷曲如枝,有的宽厚如葵,有的光滑如锦,有的簇簇如棉。花花绿绿大大小小的鱼,除了动漫中常会被挂在嘴边的小丑鱼、神仙鱼、天使鱼,其他大都叫不出名字,成群的,落单的,竟不认生。

日出日落似乎早已写进海边的必修课。比起日出忽然的耀眼,我更爱日落的温和,这样的柔更符合马尔代夫的性格。蒸腾了一天的海水总在日落形成一股股乖戾的云,或如万箭齐发,或如风卷残云,所有的想像都不够用,完全屈服在云层的威严之下。日落让马尔代夫一下子用完了所有暖色,夕阳倔强地散发着最后一点光亮,看漫天红遍,层云尽染,金装玉裹,肆意地涂抹着眼中的一切。人的内敛与色彩的张扬完全在马尔代夫融为一体。

每天最宁静的时间,就是躺在床上听海声,慢慢入睡;再伴着海声,揉揉睡眼。径直下床推门,海风拂面,白沙就在脚下,大海就在前方。在马尔代夫,一个包裹了全世界颜色的地方,不用计算时间,只需要面朝大海,做个幸福的人。


南亚资讯第一入口

文章关键词:

相关阅读

南亚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  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南亚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南亚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南亚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  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南亚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  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15日内进行。
  邮箱:nanyavip@126.com。

版权声明| 关于南亚网| 联系我们| 网站地图
版权所有:云南万隆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| http://www.nanya.net.cn | 滇ICP备12005083号-3号 | 邮箱:nanyavip@126.com

次浏览